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2009年,19岁的她第一次接触到瑜伽;2012年,大学还在实习期的时候,她开了自己的第一家瑜伽馆;

2015年,她让艾扬格瑜伽走进了西安这片深居内陆的土地;

2019年,“伽龄”10年的她正式加入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成为西安市城市联合创始人。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她叫董菲。

对于一些瑜伽爱好者或瑜伽老师来说,这也许并不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名字。毕竟身为90后的她,已经开了3家瑜伽馆,培训出了超过3000名的优秀瑜伽老师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学生们喜欢叫她菲菲老师。菲菲,意为花草茂盛美丽,我们常常在女孩子的名字中看到这个词。董菲却坦言:我从小就用男孩子的标准去要求自己,“靠自己”是我的人生常态。

当第一批90后遇见瑜伽,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她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你:这是一朵很美很美的火花,执着地燃烧出光和热,闻起来还带着淡淡的甜。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董菲(正中间)与禅瑜伽团队的老师

 

成功姗姗来迟,而她依然固执

 

1990年,陕西省宝鸡市中医医院迎来了一个名为董菲的新生命,护士告诉女婴母亲:“瞧她长手长脚的,将来肯定是个高个美女。”

2年后,女婴长成了女孩,果真如护士所说的那样,她从小在同龄人中就显得分外高挑。但与以前不同的是,就在那一年,妈妈带着她离开了爸爸,在新的家庭里开启了平淡而幸福的新生活。采访中,她袒露了自己的成长心路:“我是由妈妈一个人一手带大的,所以从小我就觉得女孩子应该跟男孩子一样,有自己的能力,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方向。”

2008年,董菲考进师范大学,读市场营销专业。虽然妈妈在国家单位工作,虽然每个月妈妈能给的生活费并不少,但董菲总想着给家里分担更多。在大学期间的每个周末、每个寒暑假,董菲都会去做兼职。她发过传单,做过医院的护工,当过餐厅的服务员……因为171cm的高挑身材,她也接过淘宝平面模特、车展模特,婚纱展示模特之类的活儿。那时候车展模特一个小时能挣80块钱,于是她一动不动地站了9个小时。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也许是因为太拼,痛经找上了董菲。每逢生理期她都离不开止痛药,有时甚至痛到休克。为了解决这个大难题,董菲试了很多方法,艾灸、汗蒸、中药……通通对她不起作用。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董菲无意中听说练瑜伽有助于缓解生理痛,便抱着试试的想法走进了学校附近的一个瑜伽工作室。3个月后,她惊喜地发现:疼痛消失了!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有了这么一个喜悦的开始,坚持瑜伽的习练就变得顺理成章了。一年后,在老师的建议下,董菲进行了瑜伽教培的学习。“我妈一直想让我当老师,既然学好瑜伽也能当老师,那就干脆如了妈妈的愿。”

2011年,董菲开始正式教课。与此同时,还在念大三的她通过房地产销售的实习工作,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笔“大钱”。妈妈劝她拿这笔钱去考公务员,但从小就想干出一番事业的董菲在心中默默为这个建议打了个大大的叉。

2012年,大三的下半学年,还在房地产行业实习的董菲在下班路上被一张广告单吸引住了视线:瑜伽馆转让,仅需4~5万元。“我正好就有这么一笔钱啊!”想到从此能够以瑜伽为业,董菲的脚步都轻快了几分。交钱,签字,拿到属于自己的第一家瑜伽馆,这一天对于年轻的董菲来说,是特别的一天。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年轻是资本,也是弱点。社会经验尚少的董菲没想到,开馆不到一周,房东就找上门来冷酷宣告:这间房已经到期,你们得搬走了!董菲一怔,才发现自己交钱的时候,不仅没拿到对方的会员资料,还连租房合同都没看到。

 

那一刻,她默默告诉自己:自己掉的坑,哭着也要自己爬出来。“做第一家瑜伽馆的时候,遇到了很多难关,走过了很多弯路。但可能我性格比较固执吧,老想着再坚持一下。我总有那么一种乐观,觉得成功迟早会来。比起那些条件更好的、机遇更好的人,成功只不过是晚一点来,但我不急,我可以等。”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开了瑜伽馆之后,董菲才发现馆主就是个“干苦力活的”。运营,要自己学习;卫生,要自己注意;甚至连拖鞋都要自己洗自己擦。“我从不认为瑜伽老师就要端在高处,空想着只要课教好了学员自然会主动来买账。所以我每天中午都会利用休息时间去发单,然后再掐着点回去上课,上完课再出去发单。这样的日子重复了一年半的时间。那时候我可是周围几条街城管和物业的重点关注对象呢!”

“当时就想着,无论吃多少苦都不能放弃,别人或许有退路,但对于我这种特固执的人来说,瑜伽就是我的唯一。”当固执遇到了目标,就变成了执著。慢慢的,董菲的瑜伽馆一直开到现在,从一家变成了三家。

回想起从前,董菲微笑道:“现在的我或许做不到当时的那些事,但我的固执和那颗能吃苦的心一直没变。其实很感谢曾经的这些‘最开始的苦’,让我能坦然把面子等虚无的东西放下,不会受其影响,这才是我最重要的收获。”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怀孕期间董菲带了2期的教培,甚至生孩子那天早上都在上私教课

 

走了10年的瑜伽路,我终于认识了瑜伽

 

有人说:对瑜伽的理解就跟水果一样,需要一定的时间等待它的成熟。但需要多长的时间呢?董菲的回答是:走了10年的瑜伽路,我对瑜伽的认识才刚刚开始。

“就是这一两年,我才觉得自己对瑜伽刚刚有了一点认识。好像瑜伽认识我了,我也认识瑜伽了。”在董菲看来,瑜伽要给生活带来帮助。“瑜伽中所有的东西都能与我们的生活相关。比如我们在中年的时候会感到很累,就像在做强度很大的瑜伽体式,让人很疲惫很想放弃,但如果这个时候没有放弃,等到之后休息术的时候就会更加舒坦。相对应的,中年时如果选择了坚持不放弃,等到老年时就能静静享受自己努力的成果。另外,我们在瑜伽中常常说‘打开’,那我们在生活中也应该如此。如果在生活中不够包容,你的打开便是假的,也就是说你学到的只是瑜伽的动作。”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董菲她把自己的瑜伽馆命名为:禅之瑜伽,这个名字陪了她6年。期间有很多人建议她换成一个更适合连锁或加盟的名字,但她都委婉拒绝了。“因为这个字时刻提醒我记住我正在做的事情是什么,提醒我要在正确的方向一直做下去。”

董菲如此在意的那个字就是“禅”,为此,她专门跑到笔墨文化久远的安徽,找到一位书法很好的老师,让他照着自己的书法模板写了一个大大的禅字,这副字画到现在依然挂在董菲的馆里。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董菲的原意是把馆名取为“禅瑜伽”,但因为馆名需要两个字才可注册工商营业执照,她便在“禅”后面加了一个最不能干预其本意的“之”字。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董菲写的“禅”模板 (左)与书法老师的作品(右)

 

董菲爱“禅”,因为它完美诠释了她心中对自由的定义。“禅是自我感悟,是自我约束,也是对自由的信仰。我一看到这个字就通身廓然无累,心中清静自在。”

在董菲眼里,自由的保障,应该来自于对自由的限制。“很多人说要走自己的路、要有自己的生活,但这种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独断专行,并不是禅的自由。所谓禅的自由,就是在你的规则和你的原则以内,坚定地做自己的事情,不会被自己的其他想法所左右。禅,就是要我们回归到自己的内心,内心怎么想,就让你自己的生活变成什么样子。行使自由的方式,最终决定着自由本身能否延续。而我所认为的自由就是:我不会被我的恐惧和懒惰操控,能够始终跟着我自己想要的规则去走。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照片摄于故宫,未来董菲计划带着学生们在中国的每一处美景留下瑜伽的美照和印记

 

董菲强调:“我最感激瑜伽带给人的自由。一开始觉得加入瑜伽事业就不用上下班打卡,我们获得了时间上的自由;慢慢的,我发现瑜伽是一个很好的行业,只要找到合适的方式,就能帮助我们达到物质上的自由;最重要的是,瑜伽能让我挣脱琐事的束缚,给我精神上的自由。”

所以,尽管为瑜伽吃过很多苦,但董菲坚定地认为:瑜伽的滋味应该是淡淡的甜,如同自由的风轻轻拂过心间,升起宁静满足的喜悦感。

“瑜伽赠与了我很多。”董菲说道:“瑜伽教会我最多的就是包容和平衡。瑜伽以后,我在任何事情的转变期间都能够包容。这种包容不是憋着,而是换个角度去思考,把它消化干净。另外也能够用很开阔的心态,去适应不同的环境、应变不同的事情、相处不同的人;所谓平衡,就是我能够兼顾瑜伽馆的经营和我的生活,在经营瑜伽馆和教授瑜伽的同时,也能够平衡我们团队的关系,不会因为一昧的教课而忘了团队的发展,或者一味的为了盈利而放弃了我的教学。其实这也是很多瑜伽人的期望和梦想:馆经营得好,课教授得好,家庭生活也进行得很好。从这方面来说,我选择加入Wake健康创业联盟也是在寻求这种平衡。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董菲(左)与Wake创始人熊明俊(右)签约现场

 

这位拥有10年瑜伽经历,并开设了3家连锁瑜伽馆的瑜伽名师,为何选择加入Wake健康创业联盟呢?让我们一起在采访中了解:

 

Q1:菲菲老师您好,您是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渠道知道Wake瑜伽这个平台的?

A1:我是2018年的1月份才了解了Wake。很巧的是,我的一个学生正好在Wake工作,她的朋友圈有时会发一些Wake的消息。抱着好奇,我自己下载了Wake的APP,发现里面有很多我熟悉的老师。当时我就挺有好感的,毕竟这么多好老师都在这个平台上讲课,那就说明这个平台肯定有自己的过人之处。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董菲老师课程拍摄现场

 

与Wake的进一步接触,是2018年的10月份。当时我的学生找到我说Wake在寻找一位资深的艾扬格体系的老师进行课程视频的编排与拍摄,她向Wake推荐了我,于是我也欣然接受了。我们第一次的课程拍摄是在2019年4月份,3个月后我的课程就在Wake APP上播放了,快速的办事效率和精致的课程质量都让我对Wake产生了更多的信任。不说别的,我能够为一个平台拍课程,就代表我对这个平台是很认可的。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迄今为止,董菲已与Wake合作推出《10天艾扬格新手入门课》《7天艾扬格辅具教学计划》等4门课程

 

Q2: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加入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成为西安市城市联合创始人呢?

A2:加入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对我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因为我总觉得这是迟早的事。从我拍完课程以后,我就觉得自己与Wake有种分不开的联系。2019年8月Wake开放了健康创业联盟,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消息。因为我的愿望就是跟着愿意推广瑜伽的人,通过互联网也好,线下也罢,一起去面向全国,把瑜伽的理念传播得更广更远。除此之外,熊总对我的触动也很大。在我遇到熊总的时候,总感觉在他身上看到了另外一个我:只要认定了自己想要的方向,就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跟着这种干脆而执着的人做事情,最起码合作过程中会很愉快。更让我感动的是,他解决了太多瑜伽老师和馆主的困难,也为这个行业带来新的光明。

另外,我觉得没有人会拒绝挣钱和成长双丰收的事情。现在的瑜伽老师大部分都跳不出自己的思维圈,总觉得瑜伽老师不应该谈钱,一谈就不好意思。我想借用Wake这个平台,带动其他的瑜伽老师和瑜伽爱好者们,改变对“瑜伽是高消费”或者“瑜伽人不能谈钱”的观念,让瑜伽成为一个普通人消费得起的生活习惯,让瑜伽人愿意在行业中继续往前。

总的来说,我的这个选择是一件水推舟,舟载人的事。我看好未来的瑜伽市场,更对新时代的瑜伽人充满信心;我期待5G互联网的到来,更对新的瑜伽传播模式充满希望。

 

Q3:您如何看待陕西的瑜伽市场呢?

A3:在我看来,陕西的瑜伽市场是一片值得期待的蓝海。我以前就致力于推进陕西瑜伽行业的发展,陕西最早的艾扬格瑜伽学院的大会、首届的孕产瑜伽大会等,都是我以个人或禅之瑜伽的名义来主办的。为此我也请过很多高级别的老师来陕西,当时一提到陕西,她们就会摇摇头,一是觉得学生可能不愿意把高消费用在瑜伽课程上,二是在大众的认知里,非沿海城市地区的人可能更容易对外来的事物抱着怀疑的态度。但她们都忽略了一个前提,只要这个“外来物”足够好,便不存在以上的顾虑。

我相信Wake就是这个足够好的“外来物”。首先,Wake解决了很多人在不了解这个事物的情况下的消费犹豫。因为Wake会给加盟成员赠送体验券,先体验再消费,这种扶持对于我们的推广帮助很大。除此之外,Wake为线上课程设置了约5分钟的试听试看时间,这也解决了用户未知的担忧。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Q4:作为多年的瑜伽从业者,您如何看待“在瑜伽中获取经济收益”这件事?

A4:我加入Wake,就是想帮助瑜伽老师或者在瑜伽路上有过一段经历的人,进行思维上的升级和转变。瑜伽老师有时难受就难受在清高上,总觉得自己是一个老师,而且还是一门哲学的老师,就对自己定位很高。可实际上,大约八成的瑜伽人都会觉得自己没有在瑜伽上得到相应的回报,比如她在学习上已经投入了七万、八万,课时费却还是五十、一百。所谓价值,价字在前,你一定有价,才会有值。如果你一节一节课去耗,而不去成长,你的价可能只能这样了。所以,我必须让更多瑜伽老师明白:老师要有经济上的增长,才可以好好地去做瑜伽。

瑜伽的苦往往来源于我们没有找到自己的方向,若能一起跟着一个又靠谱又懂你的大团队,一起去突破瑜伽的新板块、发现瑜伽的新大陆,那么这条瑜伽之路便是甜的。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当然,我非常希望瑜伽老师以外的人能够在瑜伽行业有所发展和贡献。因为瑜伽并不是只有当老师才可以入行,其实瑜伽馆是很缺前台、人事、营销这些部门的。同样,在瑜伽这份事业的团队中,我也希望通过Wake去吸纳很多不同行业的瑜伽爱好者,让她们通过分享美丽与健康而得到一份美好收益。

总而言之,如果你想在专业上得到提升,Wake可以帮助你;如果你想要的更多的收入,Wake可以帮助你;如果你只是想练练瑜伽的同时挣点钱,Wake也可以帮助你。

 

Q5:请问您将来打算如何开展投屏课教学呢?

A5:首先,我对Wake的投屏课模式是很认可的。因为不管是新手老师还是资深老师,我们对瑜伽的认知都是有限的,如果想让瑜伽的面更丰富,我们需要去接纳别的老师的教课模式和引导词。我学习艾扬格瑜伽的体系一直到现在,我们的体系有我们体系有好处,也有弊端,而通过投屏课,我在课堂上会有很多新的想法出来。这是一扇扇窗户,带着我看到瑜伽的另外一面。

此外,通过Wake“双师双卡双带”模式,瑜伽老师可以把节省出来的精力用于学习提升,还能帮助新手老师进行比较快速的成长,这对于瑜伽人来说是一个福音。

在具体落地方面,因为禅之瑜伽一直要做的就是西北区的领头羊,所以我们在开展投屏课时,会很慎重地选课,很认真地研究,让学员体验到比单个老师更好的教学效果,达到真正的双师教学。Wake已经把种子给我们了,至于能把种子种成什么样,那就是各显神通了。

 

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联合创始人董菲:瑜伽的滋味不该是苦的

 

采访结束,笔者好奇询问董菲瑜伽10年一路走来有何感受。董菲的答案是:感恩。

“很感谢我的老师Riana一直在我瑜伽路上的教导,也很感谢我的学生们让我在瑜伽的生涯里更加完善。虽然这一路上,有很多人都是匆匆过客,但是我相信,总会有一天,我们会因瑜伽再聚。”

听其一番言语,没有铿锵有力的口号,没有声嘶力竭的呐喊,没有繁花似锦的修饰,但却感受到她骨子里的执着与开阔。笔者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康德的一句话:自律即自由。真正的自由不是随心所欲,而是自我主宰。

微信公众号:素材巴巴资源网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优质瑜伽舞蹈健身育儿等资源,干货多!
120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